喻氏白斩叽

我叶我鱼那——————————么好
为喻叶打call!!!

【喻叶】就那个梗

* BUG,OOC以及私设飞起,请注意合理避雷!!

* 名字……再说吧


----------------------------------------------------------

叶修已经记不清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能听见别人心声的了,说是心声似乎也不太准确,因为他只能听到别人心里夸他的话。是的,只有夸他的话。


 

在叶修已经模糊的印象里,似乎在第一赛季开始后,渐渐意识到自己拥有了这种奇怪的能力。虽然记不清第一次听到的到底是谁说的,但叶修还记得那时自己正在做日常训练,一句不是特别清楚的“这个滑步厉害了!”传到了自己的耳朵里,叶修理所当然地以为是自己身后站着的人说的,客气地回了句“谢谢”,只听那人愣了下后疑惑地“嗯”了一声,嘟嘟囔囔地说,难道自己说出了声吗。


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叶修算是大致摸清了这个突如其来的能力,可以时不时听见别人夸自己的声音,范围是自己认识的人。

 

刚有这种能力的时候,叶修还有些不习惯,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也就慢慢接受了这种设定,毕竟有谁不喜欢听夸奖的话呢,再说,大家夸得也都是事实嘛。

 

 

在这群认识的人中,让叶修最有错乱感的,就要属黄少天了。有时看着黄少天上下翻腾的嘴皮子里,冒出各种抱怨自己耍赖皮、没人性、不要脸垃圾话的同时,又不时能接收到他夸自己的话,让叶修也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而让他印象最深的,则是上面那位的队长——喻文州了。

 

说起来,叶修还挺喜欢听喻文州夸自己的,大概是喻文州那同样不俗的战术素养,让他比别人看得更清楚透彻一些。叶修有时想,如果喻文州是自己的粉丝,肯定就是网上说的那什么叶吹,而且这个叶吹真是吹得有理有据令人信服的那种。叶修某些操作总是能被喻文州看出背后的含义,夸起人来就正好踩在点上,让叶修很是受用,颇有种找到知音的感觉。

 

但有的时候叶修真也受不了喻文州,不知道喻文州夸别人是不是总这么“下猛药”,反正有几次夸得叶修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了。什么“完美的、根本挑不出漏洞的存在”,“真是不可思议”,“作为竞争对手的话,你当然感觉不到他的好”……偏偏人家只是放在心里夸,还一脸淡然,叶修总不能冲去和人说,不,快别夸了。


然而,就在这么一片祥和的气氛中,有一丝奇怪的声音混了进去。

 

“前辈的手真好看。”“前辈有些下垂的眼睛显得好可爱。”“仔细看的话,前辈的皮肤很细腻啊,也没看他怎么保养过。”……

 

以上这种,叶修听得多了,已经觉得相当稀松平常了,只是偶尔夜深人静的时候会思考一下,一个正常的男人会这么关注另一个男人的身体吗?好像从没在别人那里接收到过这样的信息……

 

叶修想起了某次友谊赛后,他去洗手间放飞自我,正巧喻文州也走了进来,还没等叶修深入思考为什么喻文州不遵守男厕所尿池站位一个隔一个的习俗,就“听见”喻文州说,“没想到前辈尺寸还不错。”叶修闻言一边暗搓搓鄙视了一下喻文州这种小儿科的偷窥行为,一边挺了挺自己的腰,又听到,“不过没我的大。”

 

叶修憋着一口气,转头瞥了瞥喻文州的宝贝,有些气结,将自己的抖了抖放了回去,随后瞪了一眼旁边的人,走了。叶修越想越觉得看似笑得一脸温和的喻文州,怀着某些不可言说的深意。

 

 

想着想着,叶修又记起了一件事。那次是叶修去蓝雨食堂蹭饭,不知道什么原因黄少天不在,就叶修和喻文州两人对面对坐着。餐厅的电视里正放着前段时间蓝雨对阵微草的节目重播,两人就着这场比赛聊了起来。

 

“前辈的嘴唇被香肠弄得油油亮亮的,真是诱惑,有点想亲一口。”叶修听罢差点被嘴里的香肠呛到,看着对面笑得一脸温文尔雅的人,叶修简直哭笑不得,他擦了擦嘴,赏了喻文州一个“毛栗子*”,“喻文州,你给我老实点啊!”

 

 

虽然时不时被喻文州“骚扰”,但叶修仍然不能否认自己对喻文州的好感。然而,叶修还是有点搞不清到底是怎么会变成现在这种状况……


第一届世邀赛圆满落幕,中国队在如潮的欢呼声中站上了最高领奖台,以黄少天和方锐为首的一群人吵着闹着要搞个庆功PARTY,而且就要当晚,一刻都不能等,他们满心的喜悦快要喷出来了。

 

本来也在包了场的酒吧里和众人一起嗨的领队和队长,现在却赤//luo相拥在酒店房间的大床上,且距离为负。要说是酒后乱性也是不成立的,因为两个人一滴酒都没有沾。

 

叶修搂着对方的脖子,两人接吻时的啧啧水声和喘息声混在一起,激得喻文州一下又一下将自己的xing//qi重重埋入叶修体内。“哈……前辈的后面好紧,好温暖……”染上了qing//欲的声音直接钻进了叶修脑中,声音仿佛化作一股电流直接从他的大脑窜到了后//ting。

 

叶修觉得自己仿佛被顶得灵魂都快抽离了,眼前莫名浮现出了他应魏琛邀请第一次去蓝雨训练营时的那件事。

 

“就像太阳一样,真希望有朝一日……能和叶秋前辈并肩前行。”叶修正和魏琛往外走着的时候,这句话撞进了他的心里,叶修转过头,看到好几个训练生正站在走廊里目送他们离开。叶修记得这个声音好像是那个叫喻文州的孩子的,而他对这个小孩儿也还挺有兴趣的,于是转身回去拍了拍对方的肩,说只要坚持,相信会有这天的。

 

“哈,这个小屁孩还说我像太阳,我看只是想日/我吧……”想到这里,叶修忍不住笑了出来。

 

“笑什么呢,这么不认真。”喻文州抬起叶修的腰变了个角度,狠狠地擦过叶修的min//gan点。

 

“啊!文州,慢点……哈,就是突然想到了第一次见你的时候……那时候多可爱啊。”

 

叶修听到喻文州带着笑意说,那看来我应该吃自己的醋了?同时,他也听到了喻文州心里的声音,“被qing//yu染红的嘴唇、抓着床单的手、锁骨处留下的吻痕、紧紧勾住我腰的双腿……这样的叶修,只有我能看到,你是我的。”

 

“文州,要……要去了……”叶修感觉大脑一片空白,但又模模糊糊地映出了当年那个还一脸青涩,朝着自己说会加油的那个喻文州。后//xue猛烈的收缩,拉着喻文州一起攀上了最高点。

 

两人保持着相拥的姿势,那半硬的xing//器还在一股一股往里灌着jing//水,喻文州撩开了叶修被汗水濡湿刘海,轻柔而又郑重地落下一个吻,“我终于来了……叶修,我爱你。”




*毛栗子:用指关节敲一下别人脑袋(什么烂解释……)


----------------------------------------------------------

勉强凑个生贺,错过了正日,哭。因为还蛮喜欢这个梗的,感觉写着写着就毁了它,真的写得太难了……而且感觉还是把我喻写成了hentai TuT

重写喻叶真是找回了爱,吹一发我大喻叶

评论 ( 6 )
热度 ( 229 )

© 喻氏白斩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