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氏白斩叽

我叶我鱼那——————————么好
为喻叶打call!!!

喻叶深夜60分

#
正当两人呼吸越发粗重,房间里暧昧的温度不断升高的时候,叶修突然颇为不解风情地推了推喻文州的胸口,拉开了些距离:“嘘,不要动。”

要放在以前,喻文州肯定一头雾水。但和叶修确定关系也已经有大半年了,闻言也就顺从地点了点头,不过动作倒也没停,改为轻轻地啄吻着对方的侧颈。

叶修一手维持原状勾着喻文州的脖子,另一只手慢慢从口袋掏出了张黄色的纸,随后蹭地朝着身后墙壁的方向甩了出去。

只见本来空无一物的地方多出了个被定住动作的猴子模样的东西,额头上贴着张不知写了些什么的黄符,呲牙咧嘴朝两人叫着。

喻文州边抚弄着叶修的腰边问道:“这又是什么?”

“色鬼。”

“这就色了?”喻文州倒也有点无辜,都滚过不知道多少次床单了,摸个腰还要被骂色鬼……

“……我说这玩意儿是色鬼。”

“就是书里提到的欲色鬼五通?”

叶修往床上一坐:“你看书倒看得挺全,就是这东西。前几天老板娘说起,本来想过几天去瞧瞧的,没想到它倒自己送上门来了。”

喻文州也跟着坐下:“那现在怎么办?”

“带回店里。”

“那我怎么办?”喻文州拉着叶修正在扣纽扣的手接着问道,“你让小文州怎么办?”

结果叶修以亏本价答应了喻文州不怎么要脸的要求。


#
喻文州,现下正当红的小说家,两年一部新作品的他以不算频繁但也绝不会让人淡忘的速度出现在大众视线之中。

刚跑完全国新书宣传的喻文州已经开始构思起了下一部作品,题材倒是早早就定下了——灵异。不过喻文州对这一块算不上熟,光靠看书感觉总还是缺了点什么。就在这档口,喻文州发小告诉了他一个好消息,通过朋友的朋友替他找到了一个传说中的天师,可以去取取经。

喻文州站在路边,确认了一下手机里记下的地址,随后走上了那个狭长的小楼梯。

一扇看上去有些年头的木门立在楼梯尽头,喻文州敲了敲,听到里面传来了一声“请进”。

房间倒是比楼梯开阔了许多,只不过里面烟雾缭绕,但也不是普通的呛人烟味,这烟混杂着些许檀香气味,闻了之后反倒让人觉得平静不少。

“请问是叶修叶老师吗?”喻文州对着桌子后的人问道。

“叫我叶修就行了,随便找个地方坐吧。”

淡淡的烟雾有些模糊了对方的脸,但明显不是喻文州本来设想中的七八十岁老人。黑色柔软的短发,白色的衬衣,有些许哑哑的嗓音……

喻文州还在发散思维的时候,突然听到对方问了句:“你信吗?”

“嗯……”说信其实喻文州也并不算信,二十多年的生活经验让他觉得这世界上并没有鬼怪,即使存在也不在自己的世界中。但要说不信,那不是直接打脸了这次的造访。

“噢,你不信。”叶修毫不在意地替他下了结论。


随便写写,就不打tag惹

评论 ( 3 )
热度 ( 99 )

© 喻氏白斩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