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氏白斩叽

我叶我鱼那——————————么好
为喻叶打call!!!

【喻叶】哄我

* 小学生魔幻文笔 慎入!

* 梗来自于微博上那个意呆利情话ver2中的一条 意大利小哥我对不住你【。

* 傻白希望能被甜到 各种bug以及夸张请温柔地忽视 


-----------------------------------------------------------

为了让国家队队员能更好地适应比赛环境,冯主席大手一挥让他们提前一周前往苏黎世,机票、住宿全由联盟承担。还没惊讶完主席这次怎么如此豪爽,几位参赛选手都已经先被长途的飞行给折磨得只剩下了半条命。虽然队员们平日里来来回回参加比赛也是坐惯了飞机的,但这十几小时的飞行还是让人一下子难以习惯。


飞机进入平流层平稳飞行后,叶修就拿出了笔记本开始研究其他参赛队的比赛视频,时不时还与坐在两旁的喻文州和王杰希探讨几句。途中喻文州本想让叶修起身出去走走,但叶修的屁股仿佛被椅子黏住了一样,除了去了趟卫生间就再也没离开过座位。直到飞机降落快要降落时,叶修合上电脑伸了个懒腰,还没舒展开来人就小幅度地抖了一下。盖着毯子正在休息的喻文州觉察到了身边人的动静,侧头看向叶修。只见叶修脸上略有些尴尬,小声说了句“腿麻了……”喻文州无奈地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腿说:“让你走走不听。”随后轻轻地替叶修按摩起来。


叶修大腿内侧的皮肤特别敏感,被喻文州一捏,即使腿还麻着依然感到了一阵阵的痒。叶修抓住喻文州的手严肃地说:“喻文州你别胡闹啊,这可是在飞机上!”喻文州只能无辜辩解:“我只是认真地在按摩,你这么敏感还怪我咯?”


坐在两人旁边的王杰希仿佛在竭力抑制内心的某种冲动,将脸朝着窗户再侧了侧。最终是坐在前排的张佳乐忍不住了,转过头来恶狠狠地说:“求求你们照顾一下腿麻只能自己捏的单身狗的心情好吗!再秀恩爱信不信立马把你们从飞机上扔下去!!”两人终于贴心地禁了声,叶修从靠背缝隙间还隐约看见李轩给张佳乐比了个大拇指。


到达苏黎世机场时已经是夜晚时分了。接送的大巴车里,连一向最有活力的黄少天都像被禁言了一样,全然没有用他那富有激情的文字泡来表达一下到达异国的喜悦之情。整个车厢都静悄悄的,大部分人都在闭目养神,也有几位还没从不适中彻底恢复,正按摩着腿部。叶修站在司机旁边清点着人数,看到众人的神情后觉得老冯这次的决定还是相当英明的。


车子朝着酒店驶去,路边的灯光间歇性地透过车窗照在叶修脸上,忽明忽暗。喻文州看了眼身边的人,此时的叶修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睁着的双眼在黑暗中透着种难以言喻的迷人神采,却也掩盖不住眼底的疲劳。喻文州握住叶修放在腿上的手,轻轻地问:“腿还麻吗?”后者闭上眼睛摇了摇头,随后将自己被覆住的手翻了过来,指尖从喻文州的指缝间穿出,两人的十指交握在一起。直到大巴到达酒店,两个人再也没有说话,只有微微的热量不断从对方的手心和轻靠在一起的肩膀送至胸口。


房间的分配本来是该遵循着同队一间房的原则,但领队和队长由于职位的关系,专门为他们安排了一间套房,所有人都对这样的房间安排表示没有异议,毕竟做电灯泡是要被驴踢的。


分好房卡后,众人也就拖着行李各自回房休息了。领队贴心地没有安排第二天进行训练,而是给大家放了一整天的假。先倒时差再恢复练习,反正有一周的时间可以让他们来适应环境。


第二天叶修和喻文州起了个大早。虽然昨晚身体确确实实感觉到了疲劳,但好像因为在踏上了苏黎世的土地后才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世邀赛的来临,精神上还是有些抑制不住的激动。他们在黑暗中聊着天,话题并没有涉及到这次比赛,谈的大多都是荣耀、生活中的琐事,却也聊了很久。洗漱完毕后两人一起下到二楼吃早饭,在餐厅看见了队里的两个姑娘正和联盟派来的其中一位翻译坐在一桌里聊着天。其实这位翻译昨晚就来了,帮助领队和前台进行沟通。但大家那时候都已经累得不怎么想说话了,道过谢后也就没什么太多的交流。联盟这次找的翻译也都是荣耀迷,这位二十出头的小姑娘和苏沐橙她们还是相当有共同话题的。叶修和喻文州走过去和她们打了个招呼,聊着聊着便约好吃完饭一起出去逛逛,趁着休息时间感受一下异国他乡的风情。


用完餐几人一起朝着电梯走去,叶修走在最后,进电梯后看外面没人再进来了,就顺手准备按关门键。没想到本来站在按钮旁的人也伸出手来,于是叶修就直接按在了那人的手背上。叶修抬头一看,褐发碧眼是个外国人,但也不知道到底是哪国人,就对着那人说了句”SORRY”,没想到那人突然来了一大串外文。在场的几个人连英语都没怎么学好,更别提这压根儿不知道是哪国的语言,正巧电梯到了一楼,大家就也没再纠结,径直走了出去。


“国外真可怕,看样子回去得让老冯再补贴我点精神损失费。”


楚云秀从包里拿出墨镜带上后说:“老叶你怎么不说你特别招仇恨啊,来到国外都不太平。”


“那个,他们不是在说叶神坏话。”走在后面的翻译姑娘出声到。


“哦?”喻文州虚心求教:“那他在说什么呢?”


“我意大利语不太好,大概是‘没关系,能被你这样带着迷人气息的东方人轻轻地触碰到,真是让我一天都充满力量’吧。”


苏沐橙挽着楚云秀笑嘻嘻地说:“真不愧是意大利人,百闻不如一见,这情话技能简直满点了!”


“不过对着叶修这么说,怎么让我有种恶寒的感觉。”


“云秀大神别说你了,我更恶寒好吗。”说着还搓了搓自己的手臂。


几个人说说笑笑闲逛在阳光明媚的苏黎世街头,谁也没把这段小插曲放在心上。不过傍晚刚回到酒店大堂,就被黄少天和方锐截住进行起了批斗。


“你们居然出去玩也不带上我!还有没有队友爱了啊!”


方锐附和到:“就是就是!老叶这可是你不对啊,你作为领队就应该带领我们出去玩嘛!”


不过叶修丝毫不为所动:“谁让你们起得那么晚,明天早上开会,你俩可别迟到了啊。”


“什么?!“黄少天在一旁抓狂:”明天就要开会了,我都还没逛过呢!”


“少天大大等你好好加油拿了冠军,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想呆几天就呆几天啊。”说着头也不回进了电梯。


第三天早上,喻文州还在房间整理东西,于是叶修就独自一人先下楼吃饭。刚拿好食物坐下,就看到昨天在电梯里遇到的那个外国人正朝他走来。叶修回忆起在资料里有看到过这位选手的资料,扫了眼餐厅,刚巧翻译姑娘也在,连忙把人叫了过来。


“你好,我是意大利队的队长Alessandro。”那人边说边向叶修伸出了手。(请当它是英语之类的)


叶修动用了出国前突击的几句英语说到:“你好,我是中国队的领队叶修。”随后礼节性地握住了Alessandro的手。


没想到突然间Alessandro用另一只手包住了叶修的手:“啊,你的手好凉。”


没预料到意大利人的热情奔放,叶修着实被这举动吓了一跳,不禁愣了愣。好巧不巧这一幕又被苏沐橙和楚云秀看到了,楚云秀笑得一脸八卦朝着苏沐橙说:“感觉要有好戏看了。”


随后的几天,中国队的队员们大多都在会议室里度过,投影幕布上不断播放着其他国家的比赛视频,众人或是分组训练培养默契,或是讨论分析战术布局,虽然有些疲劳,但兴致都相当不错,除了叶修。也不知道是有意无意,叶修总能在酒店各处遇到那位意大利队队长Alessandro,不知道是意大利人天性就那么热情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叶修已经被吓得出门都要先张望一番,确定没人了才敢走。


“前辈你在干吗?”喻文州看到叶修有些不自然的神情开口问到。


叶修看走廊上没有人,便走了出去:“呃,没事。”


但没想到还是在电梯里又遇上了Alessandro。Alessandro用刚学来的几句蹩脚的中文和叶修说到:“叶领队,你吃过饭了吗?我能邀请你共进晚餐吗?”


“谢谢邀请,但是我们已经吃过了。”叶修只能暗叹一下自己运气不好,下意识地往喻文州那里靠了靠。


“噢,这真是太可惜了,我看过你比赛的视频,真的非常厉害,可惜你这次不上场没有机会切磋一下。我真的非常喜欢叶领队!”


叶修也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只好尴尬地以呵呵带过。旁边的喻文州看到了Alessandro说话间的神情后不自觉地轻咬了一下嘴唇,仿佛在思考着些什么。


在半决赛遇到意大利队时,中国队最终以3个人头分的优势取胜。大家下场后都在感叹,喻文州这场比赛怎么打得如此强硬,虽然手速还是稍显不足,但是并未给对手有可乘之机,反而凭借着高超的战术素养在团队赛中将意大利队彻底击溃。


在比赛时,这场没有上场的苏沐橙凑在叶修身边问:“你觉得喻队打得怎么样?”


“打得很不错,和张新杰配合的很好,和黄少天之外的人也越来越默契。而且这次作战以攻击为主,直切要害,没留给对手任何还手的机会。文州要不是手残还真是可怕啊。”


苏沐橙在一旁笑得开心:“那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叶修盯着大屏幕随口问到。


“你自己猜呀!”


“……”


比赛结束后,两队互相致意。Alessandro握着叶修的手说希望下次能领略一下散人的风采,他真诚地邀请叶修以后来意大利旅游,他一定会尽地主之谊,然后还给了叶修一个结结实实拥抱。这举动被其他几个人连番起哄,还有好事者立马抱起了大腿,求领队务必带上他们一起去,当然除了在一旁笑得一脸温和的中国队队长。


八月六日第一届世界荣耀邀请赛迎来了结束,中国队在热烈的欢呼声中站上了最高领奖台。满怀激动的众人找了间酒吧简单庆祝了一下,准备回到熟悉的土地上后再好好热闹一番。唱过跳过闹过之后,大家回到酒店休息。


叶修捧着平板在看前几天的比赛录像,为回国后的报告做准备。洗完澡的喻文州从背后贴上了叶修,将头搁在他的肩上,带着潮湿暖气的鼻息一下一下地擦过叶修脖颈。


“怎么了队长同志?心情不怎么样嘛。”


“嗯,不开心,哄我。”


“拿了冠军还不开心?太贪心可不好啊。而且连你不开心的原因都不知道,你让领队怎么对症下药?”


“领队你太受欢迎了。”虽然喻文州努力使自己说的一本正经,但还是难掩其中的笑意。


叶修拍了拍喻文州环在他腰间的手:“喻队对自己这么没信心?”


喻文州搂紧了些身前的人:“你再哄哄我就更有了。”


“还撒起娇来了。哄是可以,照顾队员的情绪是领队的责任,更何况还拿了冠军,喻队辛苦了这么多天,要求自然是可以满足的。”叶修将手中的平板放在桌上:“不过喻文州同志,你可以先解释一下你下面顶住我的那个是什么玩意儿吗?”


此处应该有肉,敬请各位自行脑补>u6

-----------------------------------------------------------


写个喻叶来祝自己生日快乐 诶嘿嘿(*´艸`*)希望大家不嫌弃啦

评论 ( 23 )
热度 ( 244 )

© 喻氏白斩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