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氏白斩叽

我叶我鱼那——————————么好
为喻叶打call!!!

【喻叶】食髓知味 - 下

* 嗷,居然写完了!MY 鱼,生日快乐!

* OOC、BUG以及私设多到飞起,请注意避雷

公司职员鱼 x 美食博主叶  上篇点我  

----------------------------------------------------------


7

立春前一天,叶修的邀请又来了。喻文州在回家的路上,猜想着今天会吃到什么。


“果然是春卷!”


“笑得这么开心,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中大奖了呢……”叶修嘴上埋汰着人,手上却塞给喻文州一杯自制的梨茶。


“闻着是梨子的味道。不过稠稠的……这是梨茶吗?”喻文州喝了一口,梨子的清甜中夹杂着一丝酸味,“加了话梅?”


“还挺厉害的嘛。这是小吊梨汤,大概算是B市特产吧。”


“名字有点奇怪,不过很好喝。这个银耳炖得糯糯的,喝起来很暖和。你喝过了吗?”喻文州把杯子递了过去。叶修看了他一眼:“当然喝过了。你以后有机会可以去B市喝喝看正宗的。”


“和你一起吗?”


听了这话,叶修差点没把嘴里的梨汤喷出来,擦了擦手后赶忙把喻文州推出厨房:“你就老实点端着杯子坐沙发上去吧。”


“我就在这看着你。”喻文州和小点一起,赖在厨房门口不肯走。“随你们吧。”叶修决定不管这一人一狗,做起准备工作。


叶修这次准备了三种馅料,黄芽菜猪肉、三丝虾仁和豆沙的。里脊肉已经切成了细条,之前加了盐和生抽腌制。胡萝卜和黑木耳也已成丝,跟摘好的黄豆芽一起放在碟子上。将浸在水里的黄芽菜撂起,沥干水分,先将菜帮切下,菜叶切成细丝,挑选了一些较嫩的菜帮一同切丝,搭配口感。


虾仁切成小粒,加入少许盐,用手抓出浆,再往里加点生粉,继续抓,并轻轻摔打,使虾仁更有弹性。叶修往锅倒了些油,快速翻炒虾仁,再加入少许料酒,到虾仁变色就捞出备用。用锅内余下的油将豆芽、胡萝卜和黑木耳断生,些微盐和胡椒粉调味。


叶修将锅子洗干净,加油,里脊肉倒入锅中翻炒,变白后捞出,再将香菇倒入炒熟,随后将黄芽菜也一同放入,加盐翻炒,最后在馅料中加入些水淀粉勾芡,但叶修突然发现忘准备了……“文州,帮我调点水淀粉。”


豆沙馅则是叶修前一天做好的,用高压锅将浸泡过夜的红豆焖烂,再放入锅内翻炒,去除水分,最后用细密的网子过筛,将豆皮滤去,保持豆沙的滑顺口感。


等馅晾凉,叶修拿来事先蒸软的春卷皮。“要一起包吗?”


“可以吗?”


“有什么不可以的。”叶修先包了一个做示范,他夹了些馅料放在饼皮一角,将一角盖住馅料后往中间,边上的两角往内折,最后用手指沾了些水淀粉帮助封边。还好包春卷也没什么很大的难度,两个人凑在一起包得飞快。灯光从两人的头顶倾泻而下,闻着厨房内食物的香气,和身边人说说笑笑,手臂不时擦过对方手臂,一切都仿佛温暖得刚刚好。


将锅子架上炉灶,倒入大量油,点火将锅和油都烧热,叶修拿了根筷子插入油锅,看到有密集的小气泡聚拢在筷子边,便将春卷下入油锅。叶修不时翻动春卷防止黏连,直到春卷表面色泽金黄后捞到垫有厨房用纸的盘子上,吸去多余的油。


叶修拿了个小碗,问喻文州:“想吃什么味道的劳动果实?”


“嗯……黄芽菜的。”


“喏。”叶修把碗递给喻文州,又转回了料理台,进行最后的摆盘工作。


金黄的春卷还冒着热气,表皮上还能看见些许油花,引诱人赶快尝尝,喻文州咬了一口:“嘶,好烫!”


叶修头也不抬,给春卷凹着造型。“当心点,都多大的人了……”


喻文州笑笑也不在意,香脆的春卷皮里裹着软糯的黄芽菜馅,香菇的鲜味和猪肉的香味美妙地融合在一起。“一吃春卷就有种要过年了的感觉。”


“是啊……再来个豆沙的?”


“好。”



8

在喻文州的试菜过程中,叶修也慢慢地把喻文州的口味都摸清了:比较喜欢吃清淡的;会吃辣但不太爱吃;对白斩鸡有迷之喜爱,只要一做白斩鸡,分分钟空盘;不太爱吃葱和生姜,但葱姜水可以接受……


两个人通过一顿顿饭越发熟稔,喻文州时不时向叶修这个大神讨教如何挑菜做菜,叶修有时会回复,有时索性让喻文州直接来吃饭。平时下班之后或是周末,喻文州也会陪着叶修去买菜,一边当挑夫,一边学习。不高兴做饭的时候,两人也会约着一起出门吃饭,寻找这座城市的美味,同时也给叶修找找灵感。


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喻文州已经习惯了吃完饭主动洗碗,叶修便用这段时间修修片,或者回复粉丝的提问。随后,喻文州会来叫叶修出门遛狗。虽然起初叶修想把遛狗的工作也推给这个饭搭子,却没想到被反杀,变成了和喻文州两人一起遛狗。


两人的生活逐渐重叠,喻文州在叶修家逗留的时间肉眼可见地变长,叶修家的客厅里出现了喻文州的手提电脑,厨房里有了喻文州的专用杯子和碗筷,有一套蓝色的居家服也被喻文州留在了楼下,进门就可以换上。虽然两个人工作完全不同,爱好也南辕北辙,但在一起的时光却总让人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喻文州发现,自己渐渐从期待吃君莫笑做的菜,到了期待到叶修家和叶修一起吃他做的菜。或者,更准确地来说,是期待和叶修在一起。



9

不过,最近喻文州的公司接到了个大单子,忙得不可开交。这天,准备回家时,喻文州才发现自己的手机早已经没了电,本想充会儿电再回家,但看看外面天色已晚,喻文州想着车上也能充电,就出了公司。没想到电没得太彻底了,充了一会儿,屏幕上依然只有红色的电池在闪啊闪。


停进车位,下了车,喻文州边往楼里走边开机,抬头时瞥到黑暗中的花坛边有个小红点忽明忽暗,再仔细一看,有个人在抽烟。“叶修?”跟着说出口的话,喻文州的手机也震动了几下。锁屏上是几条来自叶修的消息。


“不好意思,公司加班,我手机又没电了,没看到你的消息。你是在等我吗?”


叶修把烟头按灭在花坛边,说:“也不算是,正好下来抽支烟。”


喻文州走上前拉起叶修,一双手冻得冰凉,于是他想也没想就把自己的围巾解下来,围在叶修的脖子上。喻文州突然觉得叶修像一只小狮子,高超的厨艺让他像百兽之王一样熠熠生辉,但喻文州同时也看到了只敞向了他的、小狮子最柔软的肚皮。


叶修是觉得有些冷,他本想请喻文州来家吃饭,但发了几条qq都没有回音,想到喻文州前几天在饭桌上说最近很忙,也就作罢。然而叶修在厨房准备晚饭时,突然感觉袅袅的烟火气息里似乎少了点什么。有着几百万粉丝的君莫笑,不愁做饭没人吃,但现在有了想要为他做饭的人、有了想要等他一起吃饭的人,到底是不一样的。


喻文州身上那熟悉的气息萦绕在叶修鼻端,阻绝了冷气钻入脖颈。“快回家吧。”喻文州往楼里走,也不松手,温暖干燥的手包裹着叶修的手,暖意从手掌传达到了某处更深的地方。


“我们周末去郊游吧。”叶修感觉喻文州把手又收紧了些,“叶修,我有话想和你说。”


“嗯,行。我把小点寄放到宠物店去。”


两人坐在小火车上时,喻文州问叶修:“你都不问问去哪,不怕把你卖了吗?”


“呵,当哥几岁了啊。”车厢内不能抽烟,让叶修有些不愉快,低头摆弄着手指,企图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喻文州嘴角的笑容在叶修的余光中浸没了在黑暗里,叶修眨了眨眼,原来是火车进了隧道。车轮滚动的声音和周围人的交谈声被放大,突然,对面伸来一只温热的手掌覆盖住自己的眼睛,随后有些微亮的光透过手掌,闯进叶修的视网膜,也闯进了叶修的心,原来他怕一下子的亮光会让叶修眼睛难受。


叶修拉下喻文州的手:“文州,我……”


“别急。”喻文州用手指虚虚比了个先别说话的手势,“等着我来说。”然后就像没事人一样地又望向了窗外,还时不时和叶修指指外面的景色。


一个小时后,列车停靠在了X镇,喻文州轻车熟路地带着叶修到了一家租车行,取走预定好的汽车。


“准备得倒是挺充分的嘛。”叶修悠哉地坐在副驾驶上,车内的暖气吹得他有些昏昏欲睡,他摇下了点车窗,让外面清冽的空气窜了进来。车子已经开上乡间小道,大部分田埂里只剩下些枯败的植物,车道旁的树上也只剩下了零星几片叶子。


好在目的地不算太远,又开了一刻钟,喻文州就把车子停在了一栋民房前。“我们到了。”


叶修把随身双肩包拿下了车,本想伸个懒腰舒展一下筋骨,却被冷风吹得直打了个寒颤。喻文州走了过来,眼里有些促狭的笑意,替叶修拢了拢围巾。“当心着凉。”


“你自己别感冒了,不然又要像上次那样,劳驾我照顾你。”喻文州的笑意看得叶修有些不爽,嘴上不饶人地说到。


喻文州也不恼,推着叶修进了民房。两人进屋稍作休息,也就到了晚饭时间,晚饭是民宿老板娘自己做的,卖相十分质朴,但因为原材料大多都是店家自己种自己养的,味道倒是十分的赞。


“吃完出去走走?”喻文州给叶修碗里夹着菜,问到。


“都跟着你来这儿了,不听你的感觉都回不了家了……”


喻文州笑着又往他的碗里添了很多菜。



10

叶修跟着喻文州,来到一个小山坡上,喻文州从包里拿出了一张防潮垫,在一棵大树下铺开,随后拍拍身边的空位:“来这边坐。”叶修从善如流地挨着喻文州坐了下来。


乡间空气清新,在大城市久违了的星星,在这里仿佛触手可及。喻文州指着东北方向的几颗星星:“看,那个就是双子座。”


叶修顺着喻文州手指的方向看去:“哪里?”


“来,先找到那个四颗星围起的大四边形。”喻文州再往叶修那里靠近了些,“那个是猎户座。你找找最亮的那颗星和稍微暗一些些的那颗,顺着它们延伸出去,就能找到双子座了,像两个小孩子一样。”


“不得不说发明星座的人,想象力太好了,我完全看不出是两个人。那水瓶座在哪儿?”


“就在这儿呀。”喻文州指指自己。


叶修一阵无语:“皮这么一下你很开心是吧……”


“在那儿,像个‘八’字似的。不过水瓶座虽然大,但挺暗的,可能有点难找。”


“好像找到了,是不是那个?”叶修指着那个传说中的“八”问到,没想到没有等来回答,伸出去的手却被握住了。


“叶修,能听我说几句吗?”喻文州虽然用的疑问句,但叶修并不觉得当下这种场面,自己还能说出拒绝的话。


“我想说……其实之前脑补过好多次,这种时候到底应该说些什么,但现在好像一句都想不起来了。”少见的,喻文州挠了挠脑袋,“叶修,我曾经听人说,两个人偶遇三次,那就是一段不可错过的缘分,于是我抓住了这段缘分,和你相识相知。渐渐地,我希望和你在一起的时间能够长一点再长一点,我想握住你的手、想拥抱你、想亲吻你。不过说实话,中间也有过纠结,我之前有交过女朋友,我甚至从来没有想过,会喜欢上一个男人。而且,我其实有很多这样那样的缺点,也很贪得无厌,想要你的全部*,我生怕告诉你我的想法,你会逃开。但是,今天是我的生日,我依然向着星星许愿,希望能和你在一起。叶修,你愿意吗?”


叶修没有回答他,但是眼中的笑意越来越满,他用那只空着的手,揉了揉面前这个男人的头发:“文州,我有个秘密一直没有告诉你。我们其实没有偶遇三次……”叶修停顿了一下,笑着说,“因为我们的第一次相遇,是我一手策划的。”



11

那天,叶修牵着小点准备走出楼下的大门,看见喻文州远远地走来。叶修蹲下身拍拍小点,凑在它耳边说:“小点,看到那个人没有,就冲着他跑过去。”



-END-


----------------------------------------------------------

* 无聊地玩个CV梗

* 这大概是我写过最长的喻叶了,真的很不会写……想有点改变,虽然结果好像比较惨烈,但写得还蛮开心的。感谢看到最后的你❤

评论 ( 2 )
热度 ( 96 )

© 喻氏白斩叽 | Powered by LOFTER